全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090例累计报告63851例

中新网2月14日电 据国家卫健委网站消息,2月13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090例,新增重症病例2174例,新增死亡病例121例(湖北116例,黑龙江2例,安徽、河南、重庆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2450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081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905人。

家风不正滋生腐败、贻害家庭

面对与儿子有同窗之谊的高某,曾令亮并没有思考太久,就利用职务便利,帮助高某所在公司在长沙市岳麓区某地块土地使用权转让以及转让价格优惠、转让价款支付期限变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他们为什么要巧立名目让我赚钱?无非是为了感谢我父亲的关照,或者办理相关土地业务有求于我父亲。借各种由头让我赚钱,就是变相对我父亲行贿。”曾国光自然懂得这是商人的“圈套”,但他早已深陷其中。调查显示,曾国光与父亲曾令亮通谋共同受贿金额超1800万元。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4823例(武汉3910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90例(武汉370例),新增死亡病例116例(武汉88例),现有确诊病例46806例(武汉32959例),其中重症病例9278例(武汉749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862例(武汉2016例),累计死亡病例1318例(武汉1016例),累计确诊病例51986例(武汉35991例)。新增疑似病例1154例(武汉473例),现有疑似病例6169例(武汉2585例)。

在曾令亮父子的案例中,曾国光原本是一名普通警察,1996年8月在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参加工作,后来又一步步走上派出所所长等岗位。但其深陷贪腐的父亲曾令亮认为,儿子在派出所工作,涉世不久不深,看着也很辛苦,就让他“下海经商”,安排其与商人交往“做生意”,最终导致二人相互利用,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81例:香港特别行政区53例(出院1例,死亡1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3例),台湾地区18例(出院1例)。

在曾令亮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的3000多万元贿赂中,1800多万元都有其儿子曾国光的参与,二人也因此同日被查、双双入狱。

彼时的曾令亮意气风发,一年前刚被提拔为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助理巡视员,同时身兼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直接参与决定长沙市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土地征用审批等事项。

截至2月13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5748例(其中重症病例1020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723例(湖北省核减269例),累计死亡病例1380例(湖北省因重复统计,核减108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3851例(湖北省核减1043例),现有疑似病例10109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93067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77984人。

“我与罗天琼约定好,凡是这种不干净的钱就由我出面接收,这样罗天琼的账户就很干净,有关部门也就查不到我们。”2009年,在共同收下了朋友送来的20万元后,“妻子前台办事,丈夫身后收钱”成了二人的贪腐“套路”,家庭关系演变成了通谋腐败的利益关系。

父子齐贪腐,共同受贿1800余万元

“实际上,重庆这家公司就是高某所在公司,所谓补偿是为了感谢曾令亮、曾国光在业务上的‘关照’。”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征得曾令亮同意后,曾国光分得450万元,高某等人也分得钱款。

2018年7月,湖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同日对曾令亮父子分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我后悔和深深忏悔的一件事,就是我带着儿子一起贪腐给他带来了深深的伤害……”面对父子同日被查的家庭悲剧,曾令亮倍感自责但为时已晚。

与亲属共同贪腐而最终被查的不止曾令亮父子。据统计,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中管干部党纪政务处分通报中,违纪事实涉及家属、亲属的占近百分之六十,一半以上属于利用职务上的影响和便利为亲属谋取利益。在各地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案例中,贪腐父子、收钱夫妻甚至全家腐等家族式腐败情况也屡次出现。

投桃报李,在曾令亮父子的帮助下,高某所在公司生意进展顺利,高某很快成为该公司在湖南分公司的董事长。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父子同贪共腐、双双入狱的悲剧为何发生?“对家人失管失教”“家风不正”“家教不严”为何屡现处分通报?如何防范贪腐父子、收钱夫妻等家庭式腐败?

“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党员干部的言行举止直接影响着家庭成员,自身端正,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就会形成好的家庭氛围;自身不正,忽视家风家教,就会给家人、家庭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2011年,曾国光计划购买房屋。“我们开发的联排别墅很不错,现在还可以打折。”高某深谙“围猎”之道,表示可以“优惠”卖给曾国光一幢别墅。同年6月,曾国光以岳父的名义购买此房并支付购房款,原本194.35万元的房款,直接被“优惠”了59.35万元。面对这样的巨额“优惠”,曾家父子并没有拒绝。

11月24日,重庆市铜梁区纪委监委发布通报,原重庆市金龙工业园区管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林辉江被开除党籍,铜梁区计划生育协会原党组书记、副会长罗天琼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林辉江和罗天琼夫妻二人,同为党员领导干部,不但没有相互督促共建清廉家风,反而通谋合伙贪腐,把权力当作自家的“致富工具”。

“曾书记,浏阳仙人造水库土地整治项目搞不搞得?”尝到甜头后,高某故技重施,拉着曾国光一起找曾令亮“咨询项目”。看到儿子也参与其中,曾令亮就没有反对,还冠冕堂皇叮嘱道:“注意度,别影响招商引资,注重协调,别把事情搞砸。”

“我几次被‘围猎’而浑然不觉。”身陷囹圄的曾令亮清楚记得,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商人高某通过儿子曾国光联系到自己,表达了想在地产开发相关事宜上谋求帮助的想法。

值得注意的是,领导亲属、身边工作人员等利用和领导干部的关系谋取私利的现象也屡屡发生。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的司机周某,利用张琦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项目招标、土地招拍挂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现金450万元。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茂才的司机乔立志,帮他人承揽价值数亿元的工程,先后收受好处费375万元。

在曾令亮的支持下,高某及曾国光等人商议,以湖南某公司的名义参与重庆某公司投资的浏阳仙人造水库土地整治项目,并从中获取利益。2010年3月,重庆某公司在湖南这家公司没有参与任何土地整治工作,也没有任何资金投入的情况下,以支付补偿费的名义给予该公司1500万元。

在曾令亮受贿案一审宣判不久后,曾国光也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违法所得被追缴,父子二人双双入狱,家庭付出惨重代价。

“‘家庭生活逐利化’、‘亲情物质化’,是贪腐官员家风败坏的典型特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武潇斐认为,肆意行使权力,千方百计为自己、为家庭、为亲人谋利益,结局只会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整个家庭遭受致命打击。

祸起萧墙,单纯家庭关系演变成通谋腐败的利益关系